<code id="kap2q"><em id="kap2q"><track id="kap2q"></track></em></code>

    1. <tr id="kap2q"></tr>
    2. <code id="kap2q"><sup id="kap2q"><sub id="kap2q"></sub></sup></code>

        人民網
        人民網>>經濟·科技

        SDR權重上調將助力人民幣國際化

        ——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原秘書長林建海

        2022年05月17日21:19 | 來源:人民網
        小字號

        人民網北京5月17日電 (記者孫陽)5月11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執董會完成了五年一次的特別提款權(SDR)定值審查。決定維持現有SDR籃子貨幣構成不變,即仍由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元和英鎊構成,并將人民幣權重由10.92%上調至12.28%,將美元權重由41.73%上調至43.38%,其他三種貨幣的權重即歐元(29.31%)、日元(7.59%)和英鎊(7.44%)各有小幅度下降。人民幣權重仍保持第三位,新的SDR貨幣籃子在今年8月1日正式生效,并于2027年開展下一次SDR定值審查。

        SDR在國際金融貨幣體系中發揮什么作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如何進行SDR定值審查?人民幣加入SDR及權重上升的意義何在?人民幣該如何加快國際化、成為更重要的國際主要儲備貨幣?人民網記者近日專訪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原秘書長林建海。

        記者:您如何看待SDR在國際金融貨幣體系中的作用?

        林建海:這需要追溯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誕生。為了結束二戰后混亂的全球金融秩序、促進國際貿易和世界經濟穩定增長,IMF于1944年應運而生。其成立最初目的是維持一個固定但可調整的匯率體系,即美元面值盯住黃金,而其他貨幣盯住美元。然而,經歷了初期的穩定與繁榮,許多成員國擁有的美元越來越多,漸漸動搖了其對美國政府維持美元與黃金比價和兌換的信心。于是,1969年國際社會決定在IMF的框架下創造一種新的國際儲備資產,也就是特別提款權SDR,用以補充成員國的官方儲備。

        此外,SDR也是IMF和其他一些國際金融機構的記賬單位。SDR雖然沒有實際的貨幣形式,但持有國可以通過IMF的安排,或其成員國之間的自愿交換安排,以SDR換取國際上可自由使用的貨幣,用以進行各類國際支付。2021年6月25日,IMF決定向其成員國分配6500億美元的SDR,以幫助成員國增加流動性、獲得新冠疫苗和減緩債務壓力。這輪分配在2021年8月23日正式生效,是IMF歷史上第四輪分配,也是規模最大的一次SDR分配。由此可見,SDR在穩定國際金融秩序、補充成員國外匯儲備中的重要作用。

        SDR的匯率由其籃子內貨幣加權平均值決定,而利率也由組成貨幣的短期市場金融工具利率的加權平均值確定。由于IMF向其成員國提供非優惠信貸的利率是以SDR利率為基礎,因而SDR籃子貨幣的組成和其利率的高低直接決定了IMF信貸利率水平;對借貸國來說,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記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如何進行SDR定值審查?

        林建海:SDR籃子內的貨幣組成反映了這些貨幣在國際貿易和金融體系中的重要性。為確保這一點,IMF通常每五年進行一次SDR籃子估值審查。審查范圍包括貨幣構成、衡量標準、貨幣權重和確定貨幣利率的金融工具等。上一輪審查在2015年舉行,2016年10月1日生效。

        一種貨幣被納入SDR籃子要滿足兩大標準:第一,“出口標準”,也是“門檻”標準,即在五年期間,該成員國(或貨幣聯盟)是全球貨物和服務出口價值最大的成員國(或貨幣聯盟)之一。這個標準旨在確保有資格成為SDR籃子的貨幣,必須是由那些在全球經濟貿易體系中發揮核心作用的成員國或貨幣聯盟發行的。第二,“可自由使用貨幣”標準,即該貨幣在國際支付中被廣泛使用,并在主要外匯市場上被廣泛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可自由使用貨幣”這個概念不同于某種貨幣的匯率是否自由浮動,或該貨幣能否完全可兌換成其他貨幣。換而言之,一種貨幣可以被廣泛使用和廣泛交易,即使其受到一些資本賬戶的限制而不能完全可兌換。另一方面,一種貨幣也許可以完全可兌換,但其在國際支付和外匯市場中未必被廣泛使用和廣泛交易。

        2015年11月30日,經過IMF的嚴格審議,人民幣被認定為國際“可自由使用貨幣”,并于2016年10月1日起成為SDR籃子里的第五種貨幣。

        記者: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秘書長期間,您曾親自推動人民幣“入籃”。作為權威人士,能否解讀一下,人民幣成為SDR籃子貨幣及權重提升,有哪些重要意義?

        林建海:IMF將人民幣納入SDR籃子的決定,是中國經濟融入全球金融體系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是對中國改革開放特別在貨幣政策和金融體系方面取得成就的認可。人民幣納入SDR籃子也使得該籃子更加多元化,更能代表這個籃子中貨幣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和作用,從而有助于提高SDR的穩定性和作為國際儲備資產的吸引力。同時,這也有助于增加國際社會對人民幣計價資產的信心,促進國際投資者在資產管理組合中對人民幣資產的關注。

        當然,投資者在考慮持有某種貨幣資產時,不僅要看貨幣發行國的經濟基本面,也與該貨幣資產的流動性和市場交易深度相關。要使眾多投資者達成共識,中國要在維持經濟穩定增長的同時,進一步在完善市場化的匯率機制、深化金融市場改革和發展、促進貨幣自由跨境使用等方面努力。

        可以說,人民幣加入SDR是國際化的重要一步,也是中國深化金融改革、IMF繼續完善國際金融貨幣體系的新起點。今年的審查再次確定SDR籃子貨幣組合的合理性,提高了人民幣在SDR籃子中的權重,也表明人民幣國際化在不斷推進。對中國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認可,也是一份責任,更是人民幣持續國際化的動力。

        記者:當前,您認為應該如何進一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林建海:從國際金融發展史來看,貨幣國際化主要是市場選擇的結果。雖然適時和適當的政策推動能扮演一定的助推作用,但是市場力量往往是一種貨幣成功國際化、并取得主要儲備貨幣地位的重要驅動力。展望人民幣國際化前景,以下幾方面值得重視:

        第一,持續經濟增長是人民幣進一步國際化的基礎。在過去四十年里,中國經濟快速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第一大貿易國,為人民幣的逐步國際化打下了基礎。當前,中國經濟面臨諸多挑戰,如何保持穩定經濟增長、繼續健全宏觀經濟金融政策框架、防止金融市場劇烈波動,對人民幣進一步國際化至關重要。

        第二,改革開放是人民幣進一步國際化的保證。四十多年來,中國改革開放經歷了風風雨雨,但始終目標堅定、穩步推進,并在這一過程中根據出現的問題和變化調整政策重點和力度。中國對外經濟活動不斷發展壯大,帶動了人民幣的境外交易和使用。穩步推進資本項目開放、持續擴大金融對外開放、推動人民幣跨境使用勢在必行。

        第三,完善金融體系、深化金融市場發展是人民幣進一步國際化的動力。中國金融市場還有很大空間豐富金融投資產品,特別是發展好國債市場,規范金融市場行為,疏通投資者和需要集資的優良企業之間的融資渠道,讓市場充分發揮其金融媒介作用。國內金融市場的深度、廣度和開放度有利于增強國外市場對人民幣的信心和使用。

        第四,靈活的匯率制度是人民幣進一步國際化的助推器。持續完善匯率制度,堅持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可以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發揮匯率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功能。以市場為基礎的匯率自由浮動有時可能會帶來較大的波動,但通?梢酝ㄟ^完善貨幣政策框架、增強金融體系和發展外匯衍生品市場等市場機制進行管理。而匯率由市場供需決定,則可以充分發揮匯率價格信號作用,提高資源配置效率。

        第五,促進跨境貿易計價結算是人民幣進一步國際化的突破口。中國龐大的對外貿易規模是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最大優勢。當前中國貿易本幣結算占比仍比較低,有較大上升的空間。從跨境貿易計價結算入手,完善跨境人民幣結算服務,對于提升人民幣國際化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總體來看,人民幣加入SDR和權重的上升對中國、IMF和其成員國都是一個重要事件,利在長遠。在可預見的未來,SDR籃子里的貨幣將會繼續擔任全球主要儲備貨幣。人民幣的進一步國際化,離不開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的支持、高水平的對外開放、金融體系和市場不斷完善等方面的努力。而人民幣SDR權重的上調,是國際化征程上的一個新起點。

        (責編:羅知之、呂騫)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
        女同亚洲一区二区无线码
        <code id="kap2q"><em id="kap2q"><track id="kap2q"></track></em></code>

        1. <tr id="kap2q"></tr>
        2. <code id="kap2q"><sup id="kap2q"><sub id="kap2q"></sub></sup></code>